法国政坛腐败为何屡禁不止?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1-0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这是一场政治暗杀

“这是一场政治暗杀!”当法国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将最猛烈的攻击对准法国人引以为豪的自由和司法独立时,一片哗然,甚至连他的同盟都有点不知所措。在此之前,尽管身处政坛三十余年,人们只看到这位前总理的一面:严谨、隐忍的政治人物,有节制的传统天主教徒。

若不是在两个多月前击败党内对手阿兰?朱佩和尼古拉?萨科齐、成为法国最大政党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菲永的另一面很可能永远不为人所知,包括他的政治亲信。这些事件“表明他爱财,相对于权力,他更偏爱奢侈生活。如果他真的迷恋于爱丽舍宫,他就不可能这样冒险”。他的一位亲信对法国《世界报》记者说。

三个月前,以揭露政治丑闻而著名的法国《鸣鸭报》爆出首条关于菲永的“空饷门”事件。报道指,在八年内,菲永的夫人佩内洛普以作为其国民议会议员丈夫助理的身份,光领薪不工作,入账50万欧元的薪水。之后《鸣鸭报》再下一城,将佩内洛普的空饷所得提升到90万欧元,同时,菲永的两个孩子也被爆曾作为其议员父亲的助理获取84000欧元的收入。此后,多家法国媒体接连爆出其出手阔绰、生活奢靡的。

4月4日晚,在所有的11位总统候选人首次全体参与的电视辩论上,被问及“空饷门”事件的时候,菲永这样回答:“有100多位国会议员和我做了同样的事。”

议员身份是座“秘密金矿”

菲永口中的“同样的事”像一张巨网,将至少100多位法国议员捆绑在一起,左右党派都逃脱不了。

左派的最新代表人物是上台不久的内政部部长、党人布鲁诺?勒鲁。2009年,勒鲁家的两位千金还是未成年人的时候,就已经作为国民议会的议员助理领取薪水。至2016年,她们一共签署了24份工作协议,所得报酬高达55000欧元。勒鲁长女的第一份“助理”工作合同在15岁签署,而法国的法定工做年龄为不低于16岁。

更让人难堪的是,2013年,当勒鲁家的大女儿领取议员助理薪水的时候,她正在比利时的一家化妆品公司实习;而另外一份关于小女儿的合同,也显示了她同样拥有令人羡慕的分身术,一边在国民议会做助理,一边在学校上课。

以上种种被法国电视脱口秀节目“日常”曝光后,勒鲁在24小时之内被迫辞职。那些与勒鲁做过“同样的事”的百位议员们,看起来会是司法部门的下一批关注对象。根据《世界报》2月28日的报道,法国国民议会在职的572名议员中(目前有5个席位空缺),有103位议员雇用家属或亲友作为议员助理。法国《解放报》的报道提及,有119位国民议会议员雇用或者曾雇用一位亲属,有11位议员雇用或曾同时雇用至少两位亲属。这个现象在右派政党中尤为流行。民主与独立派联盟党(UDI)的议员中,这个比例高达44%,共和党议员(LR)达到29%。从数字上看,左派党议员要廉洁不少。党议员中,这个比例跌落到14%。

对于这些常年来严于律人的政治精英们来说,议员身份是一座不能让外人所知的“秘密金矿”。

法国的每位国会议员手里都有9618欧的经费用于支付其助理们的月薪酬,每位议员不能同时雇用超过五位助理。如此慷慨的经费和根本不存在的监督机制,让很多议员有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

比法国国会议员名头更大的欧盟议员,每月可支配的助理经费高达21379欧元。这笔资金用于两类助理:在布鲁塞尔、卢森堡或者斯特拉斯堡这三地工作的助理,也被称为认可型助理;以及议员所在的地方选区的助理, 也被称为地方助理。751位欧洲议员中,有50多位议员只雇用地方助理。但是,欧洲议会的工作实际上更需要的是认可型助理。

今年2月20日,法国警方突然搜查了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总部,原因是曾为该党党主席玛丽?勒庞担任欧洲议会助理的两位党员涉嫌“空饷门”。欧洲议会认为,两人在领取欧洲议会的助理薪水后,仍在为国民阵线工作。欧洲议会由此要求勒庞归还从2010年到2016年的34万欧元非法所得。

除了这些可以派送给亲朋好友的助理职务外,政治精英们还有其他致富门道。法国著名调查网Mediapart发现,2003到2014年期间,人民运动联盟党(UMP,共和党的前身)每年向每位参议员支付8000欧元的年终奖金。12年来,其所涉嫌总额达到1500万欧元。

要知道,法国议员的职务花费津贴(IRFM)高达每月5770欧元。这部分不计入议员的薪水,也就不在所得税征收的范畴内。国民议会不愿过多解释这项津贴的存在和适用范围,仅仅指出:该津贴用于议员在执行工作中所遇到的其他开支,这些开支并未在国民议会所直接承担和报销的范畴内。通常情况下,这项津贴用于议员所租用的办公室租金、其工作期间的燃料费用,或者在一些官方活动购买了所需要的鲜花等杂费。

除了此项因不透明而常年受到质疑的津贴以外,法国议员还享受7140欧元的相当于其工资的议员津贴。这些透明和不透明的丰厚收入,与近年来普通百姓因经济萧条抱怨生活艰辛的现实严重对立,以至于在77%的法国人眼里,最腐败的就是政客。

来自政坛最上层的腐败

若是要寻找一位廉洁形象的总统,法国民众要追溯到第五共和国的首位总统夏尔?戴高乐(19591969年)。“他连给家人朋友写信的邮票都是自己掏钱支付,因为担心与公共开支混淆。”非政府组织“透明”的法国部主席丹尼尔?勒贝格告诉《》。

与戴高乐的廉政作风背道而驰的另一个极端是雅克?希拉克,后者是法国历史上首位被判刑的总统,尽管他的继任者、同一个政党的萨科齐受到更多司法指控。

1995年11月,同样是来自《鸣鸭报》的爆料,牵扯出高层政治人物的腐败案。爆料指出,1977至1995年,希拉克连续三次担任巴黎市市长期间涉嫌虚报公职领取薪酬。调查一直进行到媒体曝光三年后的6月26日才取得突破性进展。

在对巴黎市政府人事办公室的搜查中,警方发现一个在市政府领取薪水的20多名人员的名单。一些属于当时保卫共和联盟党(RPR)的成员在1986年到1996年期间,分别在巴黎市政府和一些利益相关的私企处设置虚假工作名单、领取薪水。调查该案件的首任法官帕特里克?德穆尔发现,至少有26人涉及领取空饷。这一发现之后,朱佩因其巴黎市长助理和联盟党党主席的身份,以侵吞公款、滥用资源和窝藏罪、欺骗罪被起诉。帕特里克法官本人最终以“无能力针对国家首脑办案”而选择放手此案。

同样作为重量级政治人物,在面对司法调查时,朱佩当年的反应与现在的菲永大相径庭,他表示:“我并非是阴谋论者,我尊重我们国家的机构。我希望司法能在客观公正中进行。”1998年8月26日,受到司法调查的朱佩透过《费加罗报》辩解称,这个空饷事件并未涉及到他的个人腰包问题。次年,新一任的保卫共和联盟党主席菲利普?塞甘试图通过一条“在虚报公职事件中,无侵吞公款的个体责任人不受起诉”的新法,为朱佩解脱,但因左派党的拒绝而以失败告终。2000年,经法国警方确认,在市政府领取空饷者达到60余人,并且主要是精英人士的子女。

在这些领取市政府薪水的人中,朱佩的党主席办公室主任帕特里克?斯蒂法尼身在其列。在1991至1995年期间,他以巡视员的身份领取巴黎市政府薪水,但他的名字从未出现在市政府工作人员的名单中??他没有办公室,没有电话,没有名片,找不到关于这份工作的任何资料。历史惊人地重现,菲永夫人的故事简直就是斯蒂法尼的翻版。

2003年,在任总统希拉克因享有豁免权逃过一劫,而朱佩被送上法庭。次年,朱佩被处以14个月的缓刑并剥夺政治权利一年。2011年12月,卸任后丧失豁免权保护的希拉克被以挪用公款、滥用职权和牟取非法利益判处两年徒刑,缓期执行。他也成为法国历史上首位被判刑的总统。

更惊心动魄的丑闻来自希拉克的继任者萨科齐。这位2007至2012年的法国总统,从执政之始就官司缠身,其最重要的几项指控均与总统大选相关。

萨科齐被指控在2007年总统大选期间,向年迈的法国首富、欧莱雅集团女继承人贝当古非法筹集政治资金。尽管负责此案的波尔多法院预审法官于2013年宣布鉴于“证据不足”而撤销对萨科齐的司法诉讼,但民间的怀疑从未减弱。

来自利比亚的巨额资金是2007年萨科齐总统竞选中的另一大疑点。2012年4月28日,Mediapart网爆料了卡扎菲与萨科齐经济交往的证据。文章指出,一份由利比亚外部安全局负责人穆萨?库萨在2006年签署的文件证实,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以5000万欧元支持萨科齐的总统竞选,并达成协议。报道发表后,萨科齐很快以“伪造和散布虚假信息”为名起诉该媒体。但经过近四年的司法调查后,针对萨科齐对媒体的起诉,预审法官做出不予追究的决定。

2012年,萨科齐寻求总统连任失败,其竞选经费却再次成为焦点。以“毕格马利翁”为名的案卷,成为法国家喻户晓的丑闻。多家媒体深度报道,为了隐瞒竞选经费,萨科齐团队大规模开具假发票,所涉费用高达1500万欧元。

奥朗德政府加大反腐力度

以菲永收取价值不菲的礼品为例,法国并非没有相应的约束机制。

事实上,波旁宫已经准许在地位上具有独立性的道德官员质询议员。议员职业道德准则第七条这样规定:议员必须向国民议会的道德官员申报其所收到的价值高于150欧元的所有捐赠、体育活动以及文化活动的邀请,或者其他相关利益。这些捐赠与议员的任期职位有关联。这条规定自2011年起实施,但令人疑惑的是,条例并未对礼物上报做出具体时间限定。于是,介于2015年6月到2016年11月期间,在577位议员中,只有19人申报。

时间推移到2010年12月8日,萨科齐担任总统时期,议员们在做关于政治生活透明化的讨论。一些议员建议严惩作弊者,并提出给予两年的监禁和3万欧元的罚金。但是,这个建议遭到人民运动联盟党主要负责人让弗朗索瓦?科佩和克里斯?丁雅各布的激烈反对。对于这些政治“宣道者”而言,将一位议员以说谎者的身份推上法庭,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最关键的转折来自萨科齐之后的党政府。2013年3月19日,在矢口否认了数月后,前预算部部长杰罗姆?卡于扎克最终承认涉嫌逃税洗钱并辞职。这个“正常总统”任期内的首个高官丑闻促使奥朗德在反腐行动上加快步伐。

七个月后,《公共生活透明法》出台,该法要求政府的每一位成员在被任职起的两个月之内,向法国公务生活透明度监督机构主席亲自提交详尽、准确和真实的资产申报。同年12月,与此配套的全国经济金融检察院创建,后者的成立让高官涉案有了更直接的执法机构。而在这两个法国最主要的反腐工具的讨论阶段,共和党人菲永都投了反对票。

2011年12月15 日,法国前总统希拉 克的越南裔养女安? 道?特拉克塞尔对媒 体发表讲话。巴黎一 家刑事法院当天缺席 宣判希拉克在担任巴 黎市长期间涉嫌贪污 罪名成立,判处其入 狱2年、缓期执行。希 拉克由此成为法国历 史上第一位被司法机 构判罪的前总统。

2016年11月8日,国民议会以308票赞同、171票反对通过了被称为“萨潘2号”(Sapin II)的反腐法案。号称“透明、反腐、经济生活现代化”的该项法案最受关注的是:为了应对在法国以外国家发生的企业贿赂行为,法案设置了“贿赂国外公职人员罪”;法案参照美国的延迟起诉协议机制,建立“公共利益司法协议”,让涉嫌腐败的企业在共和国法官的建议下与司法机构签订赔偿协议,避免进一步司法审判;同时准备成立法国反贪局,以取代目前的中央预防腐败局。

今年3月23日,在内政部部长布鲁诺?勒鲁因“空饷门”辞职两天之后,奥朗德为法国反腐的第三道保障??反贪局剪彩。除了为企业和行政部门提供侦查可能性的贪污腐败上的帮助和建议外,反贪局的工作也涉及关于偏袒、侵占公款和权力寻租(相当于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同时,反贪局将针对员工超过500人、营业额在1亿欧元以上的大型企业,检查是否设定内部反贪行为准则,以及关于企业的客户和供应商的评估机制。若是企业没有建立相应的内部行为准则,将可能面对达到一百万欧元的罚金。

以坚定反腐著称的大法官查尔斯?杜尚被任命为首任局长,他将招募70位专员在打击贪污腐败上全力以赴。“这是一个有持久后果的行动的开端。”杜尚法官说。

对法国人来说,这也是一个决定法国未来的时期。在离总统大选初选不到两周之际,法国非政府反腐组织Anticor主席让克里斯托弗?皮卡尔德向《》列举了众多腐败名人,还提到了欧洲高达2000亿到10000亿欧元的腐败数额估算,“在民主体制中,每个人都有一份责任。在投票的时候,需要思考,需要获取信息,这些需要一些努力”。

让皮卡尔德不理解的是,尽管大选让一些如菲永的政客“真相毕露”,但他们依然有着众多的支持者。2月9日,即佩内洛普“空饷门”被爆出15天后,菲永还是以令人钦佩的勇气,让人从一家尊贵的高级定制店取走了两套量身制作的西服。或许,这就是菲永无法抛弃的另一半。

(作者系法国《世界报》集团记者)

百家乐群

相关的主题文章: